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转:什么是科学研究

2009-4-27 23: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09| 评论: 0

摘要: 在学校的时候,有一天老板走进我的办公室。 老板:XX公司要我们给他们作些实验…… 我:干什么? 老板:他们用糖浆浸泡胡萝卜和西兰花,然后捞出来装好了卖…… 我:这玩意好吃吗?有人买吗? 老板:这就不是我们关心 ...

在学校的时候,有一天老板走进我的办公室。

老板:XX公司要我们给他们作些实验……

我:干什么?

老板:他们用糖浆浸泡胡萝卜和西兰花,然后捞出来装好了卖……

我:这玩意好吃吗?有人买吗?

老板:这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了……他们想研究一下糖浆浓度、温度和浸泡时间怎么影响有多少糖浸进去……

我:这有什么难的,我奶奶都能做……他们为什么自己不做?

老板:你奶奶那是experience,工业界要的是technology……

我:technology

老板:比如说吧,你奶奶只知道怎么泡,他们想知道的是用在不同的条件下,能浸进去多少糖;或者,浸进去同样的糖,可不可以有不同的条件实现,哪种条件成本最低;还有,如果生产中条件有波动,对于最后结果有多大影响……这就是technologytechnology好的公司就可以用低的成本,生产出同样的东西来。

我:不过,这既没技术难度又没学术难度的,做起来没有什么意思……没法发文章,你也没法用来写项目计划……要不在你上课那班上找个本科生,我带他作就行了吧……

老板:人家专门说了,不能找本科生糊弄,至少要高年级研究生来作,他们会按照相应的标准付钱……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是钱说话好使,再牛气的教授,也只能按照出资者的意愿去做研究,何况是我老板那样还算不上大牛的教授。对他来说,找到钱来运转实验室,才是最核心的事情。没有大的课题,这样无聊的研究也就聊胜于无,至少可以跟公司混个脸熟,有了大项目的时候能想起他来。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实验很简单:称一磅西兰花或者胡萝卜,泡在糖浆里,放在某个温度下的房间里,放到一定的时间,捞起来,滴干糖浆,再称重;然后放到一个低温烤箱里,烤到水分完全蒸发,再称重。根据预先测过的蔬菜的含水量,算出来渗出了多少水,浸进了多少糖。于是那一段时间,我干的事情就是变换糖浆浓度、变换温度、变换泡的时间,翻来覆去地测量。在浸泡和烤干的那几个小时里,就回到办公室干别的事情,上网灌灌水,或者务点正业诸如写个程序解解方程画画图之类。如是一个半月,把两种蔬菜、若干温度、若干浓度和若干时间的组合作了一遍,收集了厚厚的一摞数据,画了若干曲线,于是准备交差。

我:数据分析是不是做个统计拟合就可以了,他们拿到拟合方程,把条件参数往里一代,就可以算出有多少糖浸进去了,有多少糖泡出来了……

老板:那种统计模型吧,是没办法的时候才采用的。分析这种数据用起来不是很好的……

我:为什么?工业上经常这么干啊。

老板:你想啊,那种统计模型假定每个参数的影响都是线性的。比如说,你把浸泡时间从一个小时延长到两个小时,和从两个小时延长到三个小时,多浸进去的糖是一样多的。这显然是不对的嘛……所以,咱们得作机理模型,才能显示我们实在作Science……

我:就是说在报告里得写点他们不会的东西,问题往复杂了弄呗……

于是,我看着那些曲线,先想这象一种什么样的函数,再想什么样的方程能解出这样的函数,然后想什么样的机理能够写出这样的方程,最后找理由说这个机理在这里是多么合理。当然,报告是倒过来过来写的。先说这个糖泡蔬菜的过程实质上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遵从的微分方程是什么样的,初始条件边界条件是什么样的,解出来的函数是什么样的。然后拿这个函数去跟实验数据一拟合,哇,拟合得真不错!

我:这可以交差了吧?你看,这些公式很简洁的,其中的参数我都给他们算出来了。在这个范围内,他们把任何想到的条件放进去,就可以算出最后的蔬菜中有多少糖,重量增加了多少;或者确定了最后的菜中需要多少糖,就可以把这些条件参数换来换去的玩,可以写出各种不同的条件组合,然后让他们的会计算算那种方案最便宜;确定了条件,还可以看看生产的时候需要把操作参数控制在什么范围内,比如温度上下浮动两度最后的产品还合不合格之类的……

老板:嗯,挺好,这就是他们想要的technology……你再查查文献,看看有没有在这上面人做过scientific research,再往这上面联系联系……

我:作这个干嘛?他们没有要求啊……

老板:显示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水平很高啊,以后他们如果要作复杂的就知道找谁了……

我(嗯,这就是老板之所以成为老板的原因……就象杀手接了一单生意,结果不但把人杀了,还顺手栽赃了给雇主的对手。雇主一想,这杀手水平真高,下回有生意还找他……

果然已经有了不少纯学术论文,使用了二维、三维的微分方程、考虑了蔬菜的几何形状,甚至是传递的各向异性,方程的解自然极为复杂。那个解是一个级数展开式,可以根据需要简化成不同的形式。如果简化到只保留一项,竟然就是我糊弄出的那个函数。然后我算了一下保留两项的形式,与实验数据的拟合精度并没有明显提高。于是,我那堆泡蔬菜的数据和糊弄的公式就立刻浸透了science的气息,变得高深起来。

老板说算算成本吧。实验的蔬菜糖浆都是公司送来的,只好把实验用的锅碗瓢盆都算上。我的时间自然是大头,老板说直接实验一个半月,查阅文献和写报告就算一个月吧。于是根据我当时的市场价格,按两个半月算出价钱若干。

最后,老板把报告交给公司,伴随一张账单。公司收到报告,通过,付账,双方皆大欢喜。

那段时间经常想起一个广告,具体内容忘了,大意就是若干个博士、若干个硕士、多少个科研人员,潜心研究,夜以继日,倾情奉献某某产品,几乎就直说你要不买,简直对不起科学。不知道卖蔬菜的这个公司在推销产品的时候会不会也说某某公司,与某某大学精诚合作,N多教授、N多博士、N多硕士,竭心尽力,呕心沥血,精心研制出某某糖浸西兰花、糖浸胡萝卜。。。
 
转自:http://hi.baidu.com/dyhln/blog/item/4d2724de0d7b3c5fcdbf1a54.html (这个也是转载,不过没给出原文出处,请见谅!)

 

李艺注:我不说不能如此,但要说不能唯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本站所有信息是为辅助科学研究之用,若有任何知识产权冲突请告知|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