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李艺教授主编教育技术哲学序列专著出版

2011-6-14 22: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85| 评论: 0

李艺教授带领团队,在教育技术哲学研究方向上艰苦开拓,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一套图书含《技术的教育价值论》《论教育场中的技术》《技术视野下的教师发展论》《技术生存视域中的学习力》分别由其四个博士研究生颜士刚、单美贤、李美凤、陈维维完成。

该套图书以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为工具,对教育技术相关哲学问题进行了积极而有意义的探讨,初步形成了一个有特色的教育技术哲学方法的基础性框架。

以下为图书总序:

教育技术哲学丛书》总序

 

自二十世纪初视听媒体介入教育领域以来,技术就开始逐步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思考,而最近几年,随着现代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应用的普及和推广,人们对它的讨论和争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纵观现代技术影响教育发展的历史可以发现,它总是首先在实践领域引发教学媒体工具的变革,掀起了一拨又一拨针对教学模式、教育方式、教学过程的讨论;继而在教育理论领域引起人们对教育目的、教育理念、教育指导思想的关注和思考;甚至在教育技术学领域有人阐发了技术对教育本质的影响,如此等等。可见技术对教育影响之深、之广,反思之深刻,都是前所未有的。而透过这些讨论和思考的背后,很容易窥见人们对技术本质、技术价值、技术实践等等诸多有关技术观的不同,显然,这些差异才是讨论能够发生、得以持续、以致非常激烈,甚至把讨论引向歧途的根本原因。这样,梳理教育领域中存在的技术观,区分其差异,探寻其合理性,就成为当下教育技术理论建设和实践探索面临的关键问题之一,教育技术哲学的研究就此走进人们的研究视野,我们这套《教育技术哲学丛书》就是这个背景下完成的。

教育技术哲学”这个提法,可以有两种解读:其一、关于教育技术的哲学;其二,教育中的技术哲学。这两种解读相关、相通,但不相同,从我们定位的研究目的来看,前者是研究的最终目的,而后者则是研究的途径和方法。为什么这样讲呢?对于前者,由于人们对“教育技术”的理解纷彩各异,难以形成统一的认识,并且教育技术领域的实践层面又多以对象化的技术为研究对象,这增加了从“教育技术”这个视角直接建构其“哲学”的难度,而后者则恰好提供了一种“达到”前者的途径。它首先从较为成熟的技术哲学的研究成果中汲取营养,形成适用于教育领域的技术哲学的思想体系,然后基于此思想体系反思教育技术的理论和实践,而反思的过程必然关涉前者的研究,这种途径虽不能窥其全貌,但在研究初期“一鳞半爪”的所得也是非常有价值的。《教育技术哲学丛书》即是定位于后者的研究视角。

教育,虽与人类相伴而生,但在漫长的人类蒙昧时期,一直融合于人类的生活、生产活动,并未独立。直到出现了专门从事教育活动的教师以及产生了学校以后,教育才以独立的形态存在于社会之中。这之后,随着人类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技术能力的发展,教育也随之发展进步,文字的产生、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均对教育目标、教育内容、教育形式,以致师生关系、师承关系产了巨大影响,技术在不断促进和支持教育发展的同时,也一直重塑着教育的形态,人类的教育能力和水平也在技术的支持下不断发展进步。到十七世纪夸美纽斯发表《大教学论》,教育学的学科地位才得到确立,班级授课制得到完善、普及和推广,教育,尤其是以后的学校教育,才在这二者的指引和建构下,相对稳定下来,延续至今。也正是在这之后,教育似乎失去了与技术的联系,尤其近代以来三次大的技术革命(蒸气时代、电气时代、原子能时代)虽对社会生产和人类生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影响,但对教育的形态却始终未能产生大的变革,更加支持了这个判断。《数字化生存》中那个关于100年前的医生和教师穿越时空来到现在境况对比的小故事也从侧面反映了教育与技术的关系。

直到二十世纪初叶,幻灯、投影、电影、电视等先进媒体技术逐步介入到教育领域中来,教育与技术的关系这个话题才被关注。但是,技术似乎外在于教育了,不管是三百余年惯常思维的结果,还是作为教育学科确立以来所建构的教育理论和所从事的教育活动均无关技术的原因,现代技术及其媒体均被默认为外在的“工具”,并且无关紧要、可有可无。又由于仅仅把技术定位于工具无法解释最近几十年来,技术对教育的深入影响,相关的研究者无不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我们迫切地需要解释,为什么文字的产生、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能够促进教育的发展?而近代以来三次大的技术革命又没有产生什么变革作用,为什么现代信息技术革命到来之后,会给教育带来如此之深入的影响?等等。当下,信息技术给教育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广泛汲取技术哲学的研究成果,重新审视教育领域中的技术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实践论等相关问题,是在信息技术背景下重塑教育新形态的必然选择,因循守旧必将被时代所抛弃,开拓创新才是人们拭目以待的期望。

实际上,在技术哲学界,这样的思想已经被摒弃了,即时下被教育学界广为接受的“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网络是一把双刃剑”这样的技术工具论经典表述早已被技术哲学的研究者所抛弃。1877年,德国哲学家卡普首次以“技术哲学”命名其著作,标志着作为部门哲学的技术哲学的开端。一个多世纪以来,技术哲学获得了长足发展,涌现出了卡普、恩格尔麦尔、德绍尔、芒福德、敖德嘉、海德格尔、埃吕尔等代表人物,形成了两种紧密相连又各具特色的研究传统:工程派技术哲学和人文派技术哲学。人文派技术哲学的研究传统形成于工程派技术哲学之后,这或许和早期从事技术哲学研究的研究者多数有工程师身份有关。但人文派技术哲学在最近几十年发展迅速,得到广泛地关注和支持。对技术社会属性的分析和确证,对技术决定论的批判和继承,对技术社会建构论的论证和认同,是人文派技术哲学研究的基础。绿色技术、后现代技术、高人文技术等等探索,则反映了人文派技术哲学研究者对现代技术破坏自然、污染环境、戕害人性的理性反思。人文派技术哲学已经形成相对完整的思想体系,虽然在具体问题上仍然有分歧、甚或纷争不断,但作为上位学科,其理念和思想已经能够为具体学科的研究所参考和借鉴。教育是人文社会学科,现代技术的介入促进了人们对教育领域中技术问题的思考,而人文派所建构的技术哲学思想体系,使得反思教育中的技术问题成为可能。

教育技术哲学丛书》目前完成了四本,有颜士刚博士的《技术的教育价值论》,李美凤博士的《技术视野下的教师发展论》,单美贤博士的《论教育场中的技术》和陈维维博士的《技术生存视野中的学习力》。这四本著作集中体现了我们这个团队最近几年的研究成果。在探索的过程中,我们在制定研究思路以及教育技术哲学必须回答的基本问题的研究上取得了一些进展。研究思路上,确定马克思的实践观和劳动对象化理论为基本理论工具,首先解决探讨技术哲学研究成果对教育领域的适应性问题,以教育异于其他社会领域的特殊性为出发点,对技术哲学的相关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和改造,以求其对教育领域研究的良好适用性;然后再结合具体理论工具,展开对教育技术哲学基本问题的深入研究。这种研究思路的选择为我们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基本问题的研究上,首先从马克思的实践观和劳动对象化理论出发讨论了技术与人的关系,技术与教育的关系等技术本体论问题,又以王玉樑揭示价值本质的“效应说”(它也是建立在马克思的实践观和劳动对象化理论基础之上的)为直接理论工具讨论技术在教育领域中的价值问题、发展演化问题、技术创新问题和技术对教师发展的影响问题,后又以技术生存论为指导对学习者的学习力进行了深入分析和建构。对这些基本问题的讨论和交流,一方面澄清了对一些基本问题的认识,使讨论建立在共同的话语体系的基础之上,另一方面也有针对性的提出了我们的见解,虽不乏稚嫩之处,亦或有管中窥豹之不足,但毕竟是开先河之作,仍然有其不可低估的价值,且部分思想已经获得了共鸣。

本丛书的目的在于抛砖引玉,我们衷心希望这套丛书的出版能够有助于教育技术哲学研究的深化和发展,当然也衷心希望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和指教。教育科学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为本丛书的出版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尤其贾立杰和陈锐娟两位编辑更是提出了许多宝贵的修改建议,为本丛书增色添辉,我们对他们付出表示由衷的谢忱。

 

 

                                                          李艺

                                                                                        201012月于南师随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本站所有信息是为辅助科学研究之用,若有任何知识产权冲突请告知|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